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长沙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庸乎傻乎黑乎?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8-01-10 21:49     点击:

                  长沙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庸乎傻乎黑乎?

                     糊涂法官作出的糊涂判决害苦了原告朱用求!

  “久病成良医,久讼成良律。我虽然是个初中生,但我敢说大学法学专业毕业的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至少在我的案子上其法律法规知识远不如我,说得直白点这三个法官都是不学无术的庸法官”!“三个法官对法律法规猫屁不通,加上没用心思研究案情,导致他们所做的判决书成笑话文”!邵阳公民朱用求拿着历经7年诉讼所“收获”的14份判决书气愤地说。有感于朱用求对三个法官的评论,本博主暂不论三个法官所作的判决书水平如何,先说点题外的话:在价值观严重扭曲的当下,确有少数法官一门心思追逐金钱和利益,他们将案子当作生意来做,让法律沦为赚钱的工具,如此这般,自然就心理浮躁,放松学习、懒于思考,心思都花在议案谋私上,时间和精力则花在足浴泡澡、喝茶闲聊、饭局交际和“噼噼啪啪”的麻将桌上,难怪株洲一位学法入迷的老人,曾经因芦淞区法院对一个案子判决不公,对散会后的6名正副院长“训话”,在这位对法律条文烂熟于心的老人面前,6名正副院长只得老老实实地当“听长”——从上午11点洗耳恭听至中午1点!有什么办法呢?老人不唱歌不足浴,一天到晚就看法学理论书籍和各种法律法规,在法学法律知识上,老人堪称教授,6名正副院长只配当小学生!朱用求或许比不上株洲那位老人,但就他的案子而言,他对法律条文的熟悉已经远超长沙中院的法官陈光辉、柳志敢和雨花区法院的法官宁跃武!

  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肯定谈不上有多高的专业造诣,更没有秉持司法正义的勇气,只有滥审乱判迎合“官意”的谄媚之态,说他们平庸昏暗,一点也不过分!从判决书对法规条款的引用都犯了“移花接木”、“牛头不对马嘴”的低级错误来看,说他们是傻蛋也一点不冤。不过,透过现象看本质,三法官的“傻”并非真傻,而是故意装傻;判决书对法律条文的引用之错,是故意“装疯卖傻”!说来说去,三法官除了平庸昏暗、故意装逼之外,其实质上是为“官”而判、为“利”而判的“黑”——黑心肠、黑理念、黑行为、黑判决“成就”三个“黑法官”!

  在朱用求与湖南省水利厅的行政纠纷案中,湖南省水利厅究竟有没有给朱用求所做的隆回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变更设计下文的权力?朱用求有硬邦邦的事实和法律法规证明有权下文的是国家发改委,而湖南省水利厅无权下文,该厅所作的2号“批复”,是一个僭越权力范围的违法“批复”,然而,长沙雨花区法院和长沙中院所下达的2份判决书,却一致肯定该“批复”的合法性,进而以“批复”作为审理判决的依据。两级法院的三名法官在引用法规条文时,引用此条却写上了彼条的内容,而且6份判决书对法规条文的引用全部是“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错误!根据《行政诉讼法》第91条第4款关于“原判决、裁定适应法律确有错误的”,应再审,由此也表明这样的判决书没有法律效力;同时也说明,两级法院的三个主审法官要么是不学无术,要么是故意将作为判决依据的法律法规条文引错,让法律法规“削足适履”以迎合湖南省水利厅的“官意”。

  特别要指出的是,被雨花区法院、长沙中院认定为合法的“批复”,实际上是个假“批复”!下面的“请示”与“报告”和向上级递交的149号请示函在时间上的破绽,揭开了这个真相:隆回县水务局47号文件《关于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大坝防渗处理方案的请示》的时间是2009年8月2日;邵阳市水利局35号文件《关于请求变更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大坝防渗处理方案的报告》的时间是2009年8月14日,而湖南省水利厅以邵水建字【2009】35号文件为依据制作的2号批复,却于2009年7月14日以“湘水函【2009】149号“文件就上报长江委,早于邵阳市水利局报送湖南省水利厅的时间一个月。这足以证明湖南省水利厅的2号批复是弄虚作假的非法产物。也就是说下面的“请示”和“报告”还没送上来,水利厅的“请示”就提前出笼了。

  湖南省水利厅为掠夺朱用求的血汗钱,导演了一幕荒诞的闹剧:同一天同一个函(2009年7月14日的湘水函【2009】149号)两个不同的价格向国家提交的《关于报送木瓜山等6处大中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设计变更的请示》,国家同意的变更总价是1936万元,而湖南省水利厅却巧立名目,下达了湘水建管【2010】2号《关于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变更设计的批复》,该“批复”依据2009年7月14日的湘水函【2009】149号函,将变更总价定为790.69万元,差价达到1100多万元。2009年7月14日《关于报送木瓜山等6处大中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设计变更的请示》湘水函【2009】149号附件2木瓜山水库(大中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项目重大设计变更表),由拆除砼2525平米,砼6411平米,坝体充填灌浆3710米,帷幕灌浆1420米,先前的4个项目变更为3个项目:(1)坝体充填灌浆7790米;(2)原防渗墙斜孔充填灌浆3200米;(3)帷幕灌浆1420米。原审批总投资1936万元,但湖南省水利厅在“变更”上做了手脚:在湘水建管【2010】2号《关于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变更设计的批复》中湖南省水利厅又提出于2009年7月14日以“湘水函【2009】149号”文将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的设计变更方案上报了上报了长江委,而该文件附件显示的变更项目是28个,包括房屋改造工程项目,变更后的总投资陡降为790.69万元。同一个时间的函出现两个不同的总投资价格,甚至设计变更的工程量、工程项目都不同,二者悬殊甚大。这就说明,湖南省水利厅在工程完工交付使用后制作的湘水建管【2010】2号批复,是个弄虚作假的批复;是专门用来掠夺朱用求工程款的特殊“工具”;是个以权欺民、践踏法治和公平正义的违法批复!

  长沙中院和雨花区法院的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所作的6份行政判决书,一方面在“本院认为”中,不约而同地认定该项目是由国家发改委下文批复的项目,湖南省水利厅没有主体资格,一方面又都不约而同地认定和肯定湖南省水利厅“批复”的合法性,就像自打嘴巴。

  朱用求的行政纠纷案在长沙中院审理判决过程中,由陈光辉、柳志敢签发的417号判决书认定一审判决正确,即认定湖南省水利厅具有主体资格,而同样是这两法官签发的00286和00287号生效判决书,却在“本院认为”中强调:本案中,被上诉人于2014年1月9日和5月20日作出的书面答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4条规定的法定期限,针对上诉人的申请事项,被上诉人向其提供了相应信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7条、第21条的规定。也就是说,这两份判决书都认定审批权在国家发改委,而不在湖南省水利厅。湖南省水利厅的《答辩状》也认定下文的权限在国家发改委,而国家发改委的文件《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和贴息项目管理暂行办法》第25条明确规定:“凡使用投资补助和贴息资金的项目,要严格执行国家有关政策要求,不得擅自改变主要建设内容和建设标准,不得转移、侵占或者挪用投资补助和贴息资金”。长沙中院的陈光辉、柳志敢和雨花区法院的宁跃武法官,一方面认定发文权是国家发改委,一方面又采信水利厅的“批复”为依据进行判决,请问三名法官:面对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判决,你们不觉得自己枉为一名法官吗?湖南省水利厅的一个违法“批复”,被你们当作打压朱用求的“神器”,摧毁了司法公正、贬损了司法权威、击碎了公众对司法的信仰,你们该当何罪?三名法官用一纸枉法判决,将历经了7年讼累的朱用求再次打入万丈深渊,让朱用求继续在债台高筑的泥沼中挣扎,你们于心何忍?有正义感的人们情何以堪?

  朱用求的行政纠纷案的判决,明显是一个以权压法、以权乱法的典型错案。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习近平还多次强调: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为了迎合湖南省水利厅的“官意”,既不认真研究案情,也不认真学习相关法律法规,更谈不上坚守司法公正和职业良知,而是随心所欲望地作出一份让湖南省水利厅于法无据胜诉的判决书。不惜以损害朱用求合法权益和司法公正为代价,以权力代替法律作出枉法判决的法官,究竟要不要追责?究竟谁来追责?作为无权无势无钱无背景无靠山的朱用求,究竟到哪儿去寻觅公正?在找不到公正讨不到公道的情况下,朱用求该怎么办?就这些问题,朱用求诚向广大网友和法律界人士求解、求教、求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