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巨额养老保险金去向不明 副市长“拍案而起”仍杳无音讯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7-07-31 10:03     点击:

  如果经济发展是以牺牲公平和法治为筹码的,那么经济发展的意义何在?如果追求政绩是以牺牲弱势群体的基本利益为代价的?这样的“政绩”怎么可以赢得民心!如果唯利是图成为了一个企业唯一的宗旨,那么这样的企业还有什么基本的荣辱观和道德底线!河南安阳涉及上千名劳苦职工、2600余万元的养老保险哪里去了?在铁的事实面前,这些职工几年来的辛苦奔波为何没有丝毫成效?市长的“拍案而起”为何亟待解决的问题依然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到底是人民政府还是无良企业在吸食这些劳苦职工的血汗?这些职工“路边街头、冷风阵阵、寒夜孤影”的维权之路到底还有多漫长?企业和政府之间相互推诿的背后有着怎样耐人寻味的“黑洞”……

  河南安阳:谁动了我们2600余万元的养老保险金

  ——对河南安阳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职工2600余万养老保险金下落的深入调查

  中华新闻通讯社河南安阳7月31日电(记者张刘鹏 任粉有 报道)近日来本社多次接到河南安阳群众的来信来电:安阳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在政府对企业进行改制中欺骗广大职工,新接管的企业以将公司继续做大做强为诱饵,骗取职工转让了持有的股份后,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原本这些职工辛苦劳作带着深厚感情的——安阳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也被新接管的企业掉包,成立了新的公司,将固定的资产机器设备全部转移,这样这些职工原来所属的企业用地变更为商业用地,设备也不见了,更为气愤的是公司在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时承诺给所有签订协议的职工,公司于2011年12月31日前为职工缴清2011年8月31日前所欠缴的养老保险,但是公司与职工签订过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甩出去“包袱”后,却背信弃义,至今拖欠上千名职工的养老保险2600余万,职工去找企业,企业往政府推,职工去找政府,政府往企业推,一转眼好几年过去了,企业与政府签订的协议成了“空头支票”,这些受到欺骗的职工就是不明白,企业在政府监管下与广大职工签订的白纸黑字的协议怎么就执行不了呢?如今的公司用地上早已高楼林立,房地产商家一期楼盘已经售罄,二期正准备开工建设,商家赚的早已盆钵流油,为啥偏偏就欠缴职工的养老保险,去坑这些苦难的工人呢?

  

  图:企业承诺给职工缴纳养老保险的时间(左图)及行政部门确定的企业欠缴职工养老保险的金额(右图)

  这些职工反映的情况属实吗?欠缴职工养老保险到底是政府还是企业的责任?果真政府和企业在联合欺骗职工吗?企业果真“偷梁换柱”骗取了职工信任控制了企业资产吗?政府是怎么监管的?为啥企业成了空壳、商家赚的“撑爆”了银行卡、国有土地已经入了财政国库,除了职工都是赢家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怀着沉重的心情于2017年6月20日奔赴到安阳实地采访。

  职工:我们是被企业和政府骗了,政府和企业相互推诿,我们的权利如何保障

  记者到安阳后,见到了部分职工代表,他们个个义愤填膺,怨恨满满。

  “我们向企业和政府反映至少四、五年了,领导阶层、有关系的人、最刁钻的人都解决了,我们代表的是上千名最普通、最没有本事、没有一点社会关系的困难职工,我们不是为了个人利益,他们欺骗了我们转让了股份,像“抢劫犯、盗窃犯”一样处理了公司资产,现在却违背承诺,欠缴我们2600余万的养老保险,社保局、地税局等相关部门是不作为,有些人等不上已经去世了……”代表们三言两语、声泪俱下。

  记者看到了代表们拿着的公司与职工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书,协议书中有这样的内容“公司于2011年12月31日前为职工缴清2011年8月31日前所欠缴的养老保险”。

  记者见到数年来安阳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给安阳市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下达的社会保险费催缴通知书,通知截至到2015年5月5日前尚欠职工社会保险费2624.90万元。

  “这些通知都是我们偷拍的,人家公家部门根本不让我们拍,当时连看也不让看,通知其实仅仅是个通知,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通知上说的,如果公司逾期不交,将依照法律规定向银行和金融机构查询单位的存款账户,申请有关部门作出划拨,申请人民法院扣押、查封、等手段根本就是糊弄人的,他们其实早已经被企业收买了,我们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职工代表说。

  “你们为啥不去找企业?”

  “企业的老总我们找不到了,我们的老总叫谢路生,我们根本联系不上,天伦公司公司在政府对企业改制过程中接管了我们的企业,当时说给我们工人说的是要把我们的企业做大做强,先让我们转给他们股份,随后企业正规后,还用我们,我们就转让了持有的股份,但是之后变了,很短的时间,我们企业的地被政府由工业用地变成了商业用地,据说,当时以较低的价格被金伦地产买走了,天伦集团收到了工业地的补偿,具体多少钱?我们不清楚!”

  “金伦地产和天伦集团什么关系?”

  “其实都是一回事儿,等于他们自己买了买,又卖了卖,和政府都是通着气儿的!政府和企业把我们当儿童和傻子!现在一期楼盘已经售罄,二期准备开工呢!”

  “你们的设备呢?”

  “我们的设备都被河南天宇纺织科技公司拉走了,其实河南天宇纺织科技公司是天伦集团成立的新公司,只是给我们玩了个法律游戏,公司负责人是纪锦彦,也是我们德隆公司的负责人,纪锦彦是天伦集团的人。企业尚欠我们这么多人的养老保险,但是其实我们的企业资产已经被瓜分了!”

  “你们找到现在的企业负责人任纪锦彦,他怎么说的呢?”

  “他一直说的是,虽然是企业与我们签订的协议,从协议上也该企业给职工缴养老保险金,但是企业与政府之间有约定,这批钱应该由政府返还给企业,企业再给缴,实质上是政府的事儿,是政府耍赖了!”

  “那你们去找过政府吗?政府怎么说的呢?”

  “我们去找过,并且是多次找过,根本没有任何效果,2016年11月1日田海涛市长接待时我们见到了田市长,企业的纪总也过去了,纪总的理由是应该由政府来缴,田市长的当时可以说是拍案而起的!责令企业先把我们的养老保险缴了,说他们企业是空手套白狼,得了便宜还卖乖,无论怎样不能欠职工的养老保险费!也成立了工作组,但是市长表态后,下面的国资委、社保局等执行的部门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推诿着不解决!我们2017年3月3号再次见到戚绍斌市长反映了情况!”

  “结果呢?”

  “结果是社保局这么多年不作为总算‘剃头凉快了’,终于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地税局了,因为国家新政策规定,职工社会养老保险归地税局管了,我们没有想到文峰地税局2017年5月19号给我们的答复是因为德隆公司与政府由优惠政策上的分歧,导致欠缴社保费就是结论。没有下文了!就这样,我们见了市长,依然是换来下面的扯皮!文峰地税局继续不作为,我们曾多次找地税局,问地税局为何不依法追缴,地税局的答复是,社保局没有给他们征缴计划,他们执行的话没有政策依据。”

                             图:文峰地税局的信访处理意见  

  以上是记者给职工代表的对话。

  记者详细看了职工掌握的材料,有德隆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与职工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与安阳市两位市长沟通的录音、公司的情况汇报、河南天宇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查询信息、安阳市文峰地税局的信访处理意见等。

  德隆公司现状:一边是拔地而起的高楼,一边是即将开工的二期工程

  记者采访过职工代表后随即在职工的带领下来到了原安阳市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原本位于安阳市文峰区东工路与德隆街交叉口处。

  

  图:金纶公司第一期售罄的房产

  记者看到东工路与德隆街交叉口的东北角处气派的高楼拔地而起,记者看到售楼的公司是金伦地产公司,咨询一期的销售情况,工作人员的答复是一期楼房已售罄。

  记者到二期去看,有群众看到我们的摄像机后,得知我们是记者,拦住我们哭诉,痛斥金伦地产公司强制拆迁、殴打群众的恶劣情景。

  二期工地的门口依然有安阳市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的痕迹。除了这几个字迹外,其它再也找不到这块“黄金地皮”与这些哭诉的职工有任何联系。

  

  图:依稀可见的单位名称

  政府的相关部门:你为何一脸诡异?面对群众的眼睛请你做出正义的解释

  2017年6月30日记者来到了安阳市文峰区地方税务局见到了伦朝阳局长。

  伦局长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把办公室的相关人员及法规科科长叫到办公室。记者问及的问题是想让他们解释一下2017年5月22日的信访处理意见书,并谈谈征缴养老保险的措施和手段。

      图:文峰地税局局长伦朝阳

  伦局长与他的工作人员表示,原来处理这个事件的工作人员调走了,不太熟悉情况。但是他态度坚决的说局里是依法办事的,没有任何的懈怠。

  “既然没有任何懈怠,遇到了这些不缴纳职工养老保险的企业,你们又什么手段呢?”

  “我们只有催缴的责任,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的强制手段?”

  “你确信法律法规没有任何的强制手段吗?”

  此间伦局长不断的从办公室出去,然后再进来,记者感觉是他们在商议。

  伦局长一会儿回来后。

  “我们不是没有执行,其实主要是德隆公司没有可供缴纳的财产!”

  “那么,你们催缴了吗?有没有催缴的手续,你们说德隆公司没有可供缴纳的财产,那么你们去查询了吗?”

  一时间采访陷入了僵局。

  记者当日咨询了相关法律人士,法律专家指出,安阳市文峰区地方税务局是典型的不作为!是典型的懒政,因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社会保险征收的机构对于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单位可以责令限期缴纳补足,如用人单位仍然置之不理的,社会保险结构可以向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查询其存款账户,并可以申请县级以上有关行政部门作出划拨社会保险费的决定,书面通知其开户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划拨社会保险费。用人单位账户余额少于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社会保险征收机构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提供担保。用人单位未提供担保的,社会保险征收机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扣押、查封、拍卖其价值相当于应当缴纳社会保险的财产,以拍卖所得抵缴社会保险费。

  请问安阳市文峰地方税务局的伦局长和相关的法规科长,你们对拖欠职工社会保险的企业没有强制催缴手段吗?你们执行的是什么法?你们是如何捍卫弱势群众的权益的?

  之后,记者多次接到敦局长的电话,询问记者是否录音?是否要把谈话作为新闻稿件的内容?是否能一起吃饭沟通沟通感情?

  如何这个世界正义和邪恶成为亲戚,如果这个世界光明和黑暗结为兄弟,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善良和勇敢的呐喊,那么,这个世界——只有毁灭!那么,我们的世界将是——万劫不复!

  智者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

  2017年7月3日记者分别到了安阳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和安阳市国资委。两个单位均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接下来曾直接联系多名知情的领导,均以开会、出差、不方便、不知情为由拒绝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安阳市德隆公司的负责人纪锦彦:企业啥都没了,是政府在违约,我们能怎样?

  记者经过多次联系德隆公司的负责人纪锦彦,终于在2017年7月3日见到了纪锦彦。

 

                图:“德隆”和“天宇”公司的老总纪锦彦

  他向记者介绍,虽然是天伦集团接管了安阳市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但是因为政府答应给企业返还这一部分的职工养老保险,可是因为政府财政没有钱,所以也没有办法。

  他拿出了一个安阳市国资委给市政府的报告,报告中确实提及了政府返还土地出让税的问题。

  “既然天伦集团接管了德隆公司,当初政府决定将德隆公司的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时,没有给地价款吗?”

  “当时政府给了3900万的地价款。这些还不够我们的亏损呢!”

  “企业的设备呢?”

  “企业根本没有设备!”

  “职工反映河南天宇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将德隆的设备都运走了,你同时作为天宇公司的负责人,你有怎样的解释?”

  “总之法律上天宇公司是独立的,职工的反映需要法律的支持!”

  “金纶房产开发公司与天伦集团是同一个公司吗?”

  “我只能说法律上他们是相互独立的!”

  采访结束了,记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涉及到2000余名职工的2600余万的职工养老保险,企业说是政府的责任,政府说是企业的责任,一晃好多年过去了,最终的结论是职工等的是肝肠寸断!市长的“拍案而起”和“义正言辞”依然无法改变解决不了问题的现状!天伦集团与金纶房产、天宇纺织公司的关系相信不会没有人知道,天伦集团倒是一些人描述的那样,是一个“慈善”的标杆,还是像市长说的空手套了白狼,吸食了职工的血汗?这一系列的背后到底有多大的“黑洞”?

  “脚上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泥土气,是质朴、实在、贴近生活的风格。古语有云:“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群众的困难和矛盾,往往都集中于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土路”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检验我们一切工作的成效,最终都要看人民是否真正得到了实惠,人民的生活是否真正得到了改善,这是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本质要求,是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的重要保证”。河南安阳!你们在安阳市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改制过程中到底维护了谁的利益?广大职工是否得到了实惠?生活是否得到改善呢?

  针对此事,记者将继续关注!请关注系列报道二!

  (附:职工代表与两位副市长的录音书面资料)

  田市长接待现场录音记录

  2016年11月1日田海涛市长在信访局接待德隆公司代表(讨要养老保险)现场录音纪实主要内容文字翻译如下:

  主要人物:田市长(安阳市主管工业的田海涛市长)

  信访局长(安阳市信访局局长路德军)

  郑会国(国资委正主任)

  端木(国资委主管德隆公司资产清算、职工安置等工作组的组长)

  纪总(接收德隆公司的老总:总代理老总纪锦彦)

  董俊霞(德隆公司职工代表之一)

  程建新(德隆公司职工代表之一)

  主要内容(注:听不清部分用……表示)

  信访局长:请你们报一下名字

  德隆职工代表:我叫董俊霞,程建新,王建军

  信访局长:这是田市长,你们找个人说一下情况吧

  董俊霞: 我说吧 我们是德隆公司的代表,德隆公司于2009年5月被“天伦集团”正式启动接管工作,于2011年8月开始与我们职工签订“解除劳动关系协议”,根据协议内容规定:我们职工保险的个人部分已经从补偿金里扣除了,他们承诺:到2011年8月31日前我们所欠的所有的保险,他们承诺的是到2011年12月31日前给我们交清,然后于2011年9月开始把我们分批移交到失业中心全部失业,失业两年后档案于2013年10月开始分批转到劳动保障中心自己交保险。

  但是到现在经过查实:他们仍然没有给我们交清养老保险金,有从2007年开始欠的,有从2008年欠的,一部分人欠了4年多,一部分人欠了3年多。现在我们就是请市领导和有关主管部门尽快解决我们的养老保命钱,马上按协议执行!他协议承诺的非常清楚。还有一部分人(退休或调动工作)现在自己垫付了保险,现在没办法报销。就是一部分人是欠缴,一部分人是垫付没法报销,就是这两种情况。

  信访局长:那个保险 就是已经给你们扣了是吧?扣了也没交?

  程建新: 是这样的:就是养老保险原来是单位交一部分,我们个人交一部分,但是解除劳动合同以后,工人有一个补偿金,个人部分已经从补偿金里扣了,就是他们一起代缴的,就是他们要和企业部分一起给我们交的,但这部分扣下的职工的钱他们也没交,等于挪用至今,按协议他们2011年12月31日前就应该交清,但到现在都违反协议没交,扣下来在他们手里呢!

  郑会国(国资委主任):这些职工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关于这个公司情况比较复杂,原来这是老国有企业在安阳化纺厂,然后2000年进行分立改制分出来一个“德隆纺织公司”,同时老化纺厂仍然存在,分出来的德隆公司从老化纺厂分出来一亿多的资产,分出来一亿多的债务,这叫等额资产承担等额债务,分立改制。然后企业的职工、领导入股作为企业的注册资金,总共1039万元,组建了一个“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到后来又被港资企业收购,德隆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又成为港资企业,就是那边的纪老板也来了。下一步这个保险关键是怎么样缴,我的看法是:国资委这边协调我们可以直接做工作,但是我们这里哈哈也没有更多很硬的手段!是不是你们刚才拿的有当初你们签的协议,可以走劳动仲裁的途径,让端木说说吧,他一直主管的,国资委清算组的组长。

  田市长:好好,你来说说,端木主任

  端 木:这个情况大家都很清楚,这个纪总(德隆公司的纪总)知道,这确实由来已久了,这个保险的事情国资委也是协调过很多次,按照他们的要求,给省里也打过几次报告,有个啥问题呢?这里面牵扯到这个退城进园搞开发,在德隆公司这块地搞开发了,搞开发时为了支持外资企业,….当时是大概一亿一千七百六十多万,这个呢当时市政府专门出了一个会议纪要:那就是把土地增值部分的两个百分之五十返还给企业吧,返还的呢用于安置职工,88号会议纪要他们写的很清楚,把职工安置完后才办土地证,这里边呢也为了市政府退城进园实行优惠政策…因为当时这个资金并不是一亿多一次性缴过去的,拿了开始的2300多万交了,然后转了五圈转够一亿多,然后这个国资委这个协调呢也牵扯到两任领导:一任呢***,一任郑会国,这个钱呢也没法扣,没有资金!但最后财政局查的把这个税给他扣了,税给他扣了按照当时那个报告好像不是很准确:当时那个报告上说大约是2277万元,有省里边的税、市里边的税。当时这个情况我和这个贺总(当时福建那边派过来的另外一个老总)一块谈的这个事,当时给市政府打了报告:考虑着就是在税收上看是不是再给优惠点,当时*市长、马市长啊也都签过意见。但当时后来经过多次协调,财政局按照当时的财政政策,这税收的问题是牵扯到政策法规的问题,责任问题等。就没走成这个路。不管是纪总也好,还是那个贺总在这也好,我都给他们说了:这个呢你们总部先拿钱,先把职工安置了。到目前为止还欠职工养老保险金2460万,职工总数开始是涉及到整个破产职工是3600多人,到现在还欠这2460多万呢涉及到2000多人,关于养老保险也就这个情况。这个呢我认为一个是咱职工自己可以依法维权,走劳动仲裁,毕竟他们是外资企业,我们的协调能力也是有限的,…..第二个的是政府协调,我就是建议啊,开个协调会,做个会议纪要,一个让咱德隆公司付了钱,一个是呢付不了看怎么,用什么手段……另外呢德隆公司这个事呢,前几天纪总给我打电话,我和纪总也说这个事了:你可以继续反应,反正我是不能再往财政局去了,财政局都说我“屁股都坐歪了”,你为这个民营企业,我们该给的都给了,财政局对我们意见很大,这个给贺总都说了,贺总就回去了。贺总走前给我说…就是怕犯错误……。至于后来纪总那里有没有新的精神、新的政策什么的,这个将来可以单独再说……但这个我觉得和安置职工这一块是两条腿、是两条路,市里那边给不给市里有政策法规,养老保险是不能再拖了,除了他们拿的那个协议有承诺呢,这中间这几年一直有职工连续上访,每次上访我都参与了,中间他们又有两次承诺,除了2011年12月底的承诺,还有2012年、2013年等承诺好几次了,他们德隆公司就是一直说“你财政欠我的”,让纪总说吧

  田市长:纪总你说

  纪 总:情况当时是这样的,当时的…当时很多职工的集资啊、医保啊什么的…我们都兑现了,现在就差养老保险了…当时*市长、马市长都同意税金返还我们了,但是这个财政局当时就说这个税收是国家的,……当时都是同意的…另外14年我们不是退城进园吗…

  田市长:唉!纪总你这个说话有点太难懂,你说慢点!尽量把你的普通话说好一点。

  纪 总:那当时14年那时候最后一次来找,找财政局还有国资委,他们说你们外资来投资,资金有没有到位呢,说我们企业今年已经开始投资生产,…他们现在还是没有办法…马市长签的那个2277万…包括这个手续都办了,他这个钱就是没办法过来…

  田市长:其他事这个事好像过程也比较复杂,但是核心问题就是:一个你认为财政政府还应返还你一部分税收,但是财政部门没给你办,不管啥原因没给你办,这是一个问题。第二是职工这个养老保险的问题,这个你欠缴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政府该不该给你返还还需要论证,不管该不该返还这个事这和保险两码事,但是职工这个养老保险你没有任何纠纷争议的理由拖欠。

  纪 总:你包括那些个所还的钱呢,都是直接打到国资委去,没有到我们企业去,…这几年才陆续过来…工人的养老保险都是退休工人自己垫付拿到国资委那里去报销,但是今年(2016年)…有的从财政拨的钱就拨到国资委这边…,如果说我们企业也有责任,那我们一起来找,对不对?德隆公司是民营企业,他有很多遗留问题留下。包括你像2008年他们受伤手臂断,他们判的还是要德隆公司承担,….工人…还是要德隆公司承担……历史遗留问题太大了。

  田市长:是,这个也都知道 这样吧这个事现在在这说的太多我也听不懂,下午会国:你签头,你们把相关人、相关单位组织一下,抓紧把德隆公司这一摊子事,企业他还有他的意见是吧?拿个办法和意见,公公正正地拿个意见,税金财政这一块要向市长汇报,不管财政这块给你啥结果,职工这一块事关职工利益,这个不能再拖了,这个是两回事,你说政府不管对不对得住你单独说,但是职工这块你必须解决。

  纪 总:这情况你说这情况,让我们企业拿这么多钱这么困难,我们企业又搬迁…

  田市长:我看你那个当时你给政府的承诺,包括你们享受的那些优惠政策都是很厉害的,但是你们并没有按给政府的承诺投资到位,你们是空手套白狼!

  纪 总:怎么没有投资到位啊,我们也投……

  信访局长:这个就不要说了,刚才田市长也已经说了,这个根据你们反应的情况,包括群众反应的情况完完全全的都认认真真地听了,当下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可能,然后呢安排具体人,专门成立工作组去专门研究。现在的意见呢是:你们欠工人的是没有理由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呢是你刚才说的你的那个担忧,你说这个钱政府欠你的也没有问题,我认为呢,六中全会刚刚开过,你应该好好学一下,在招商引资过程中承诺的一些政策在原则上只要不违背一些大的法律框架下,不会因为领导改变而撕毁合同,至于中间谁截走了或者挪作他用了,都还必须按原来的合同协议执行。当下呢就是两点:一是职工这块你们必须尽力去做,二是政府这块该给你返还的在查清以后再说。刚才说成立工作组,国资委郑主任专门成立这个工作组,以后把这些都弄清楚,这有个时间问题,结果出来以前,你们工作组要和群众保持密切的联系,你们要明确到人,再扯个白布条来信访局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啊,不能这样干。你们以前多次来反映问题,拿白布条来不合适!……

  工人代表:拉白布条工人是被逼没办法,要不没人重视

  信访局长:打白布条就有用了吗?……这种做法是不行的…

  田市长对咱这个事是关心关注的,刚上任就来处理这个事了。你们应该感悟到政府对你们的关心了。今天就这样吧

  代 表:给我们一个文字性的回复,以前总是把我们来回的踢来踢去没结果

  信访局工作人员:有有,这不是这填好的表,到时候会给你们一个信访事项处理结果意见书给你们见面的。

  信访局长:你们的心情我们很理解这个事就是到法院去也还有个休庭呢…..

  代 表 们:我们现在靠政府呢,我们要求合法维权,你们要我们走仲裁政府就不用管了,这本来就是你们有些政府部门该做没做好的工作,不能嫁接到工人头上。

  田市长:这个就不要说了这个已经专门成立工作组了,……

  代 表:我们就是要通过正规渠道 正规维权,关于这个养老保险,社保局有征收科,社保局人给我们介绍了程序,….就算是维权走法院也是社保局征收科出面依法征收(他们有这个职责和权利),我们以个人的名义起诉他是不合理的

  信访局长:你们说的很对,是应该社保科征收,是这么回事…..那就这样吧!留个电话吧,一个月的时间,你们把电话号码留下,郑主任你指定一个具体联系人

  郑会国:端木,就端木主任吧

  信访局长: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他们

  那行吧……

  代表们:我们都是被逼无奈的,拖了这么多年不解决…我们是代表我们全体职工的….好的谢谢各位领导!….

  戚市长接待现场录音记录

  2017年3月3日戚绍斌市长在信访局接待德隆公司代表(讨要养老保险)现场录音纪实主要内容文字翻译如下:

  主要人物:戚市长(安阳市负责公检法、信访等工作的戚绍斌市长)

  信访局长(安阳市信访局局长路德军)

  国资委工作人员

  社保局工作人员

  董俊霞(德隆公司职工代表之一)

  程建新(德隆公司职工代表之一)

  王 彦(德隆公司职工代表之一)

  主要内容

  信访局长:你们是德隆公司员工?

  职工代表:是德隆公司的。

  信访局长:你们叫什么名字?

  职工代表:我叫董俊霞,我叫程建新,我叫王彦

  信访局长:你们谁代表把情况给戚市长说一下。

  董俊霞: 我说吧。天伦集团接收德隆公司后,职工失业,德隆公司承诺2011年底缴清所有职 工2011年8月底前欠的所有保险。但到目前为止,找了各种理由没交,没有按协议执行。此前职工曾多次上访均无结果。

  去年2016年11月1日(市长接待日),田海涛市长接访我们的时候就提出来这个事:我们的保险和市里给他们的优惠政策是两码事,不应搅一起,没有任何理由拖欠我们的养老保险。他的理由就是:市里给我的优惠条件没全兑现,我没钱交保险。实际上厂里土地征用后,处理完了,职工啥都没了,他们盖的1000多套房子都卖完了,二期正在开工,把我们的机器都搬到柏庄去扩大再生产,他们很有钱,就是不给我们交,找各种理由拖欠,当时田市长让成立了国资委牵头的工作组,专门让处理这件事,但是工作组于16年11月15号给我们一个回复《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说交到社保局让依法征缴吧。然后我们再打电话就不接了,不管了。工作组工作到底负责到啥程度?

  戚市长:就是说工作组下一步工作没往下推进是吧?

  董俊霞:是的,交到社保局以后,实际上没啥进展

  戚市长:田市长是去年11月1号接待的是吧?

  代表们:国资委现在就不接我们电话,要不就说开会,要不就让手下人接,一问三不知的。社保局、地税局领导还不错,每次都见我们,态度也不错,但就是没进展。国资委领导根本就见不着,从来没见到国资委的领导(就是负责的主任郑会国)

  ...市长接电话...

  董俊霞:我们保险的事,职工这么多年一直不断有人上访,每次上访都是转到国资委,国资委就给我们一个同样的回复,说是退休以后自己先垫付,国资委给全报销,但是从16年5月份开始不再报销,说没钱了。职工退休不自己垫付不给办退休,自己垫付后等于交了双份的保险。原来从工人工资、补偿金里都扣过了,企业给挪用了,不给我们交,职工还得再交一份。现在这个问题很严峻,五月份到现在就快一年了没处报销,到社保局问说这个钱自己垫付后社保局就显示不再欠费,就没记录了,就不能依法征缴了,没有征缴权限了,成了你个人的事了,国资委说没钱也不管了,叫个人给企业打官司去吧!这本来是上班期间你们应该收缴上来的保险,你们没收缴上来就转嫁到工人头上,你们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叫啥道理啊?

  戚市长:询问国资委工作人员。

  国资委人员:这个事我知道,但这个事不是我管的,这个事情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的欠费是私营企业欠的,职工身份已经不是国有企业职工。国有企业的咱该管该交的都做了,现在是民营企业欠费,当时事是国资委压着企业给交,给一部分退休职工报销,国资委管不了民营企业,只能协调.....企业前身化纺厂破产时,作为国有企业已全额缴纳。

  戚市长:这职工清楚吗?

  国资委:他们清楚,国有企业土地兑付时,一分不少都交了。

  德隆代表们:无论破产改制,还是德隆公司,天伦集团接收都是整体接收,土地兑付了却没有安置职工,土地已经没有了,但是没安置好职工,签的有协议却不执行......

  国资委人员:不执行,像这种恶意不交保险行为,是不是有啥硬手段...

  信访局长: 这个社保局有个专门征缴保险的征收科,他有权依法征缴,他们没作为...

  社保局人员:这个社保局一直也在催缴,该催缴的都催了,银行划拨没有钱,催缴通知书是行政催缴,这个手段都用了...

  德隆代表:他们没有依法征缴,仅是催一下而已,不交就不管了,走形式!

  戚市长: (问社保局)你们法院起诉了没有?现在执行不了怎么办?......

  董俊霞:六年了,只下催缴通知单,不采取任何实质手段,有什么作用?

  社保局:现在归地税局管了。

  戚市长:社保局劳动监察大队发挥作用了吗?

  社保局:也去过,采取不了什么手段,也没钱扣不了

  戚市长:为什么不交给法院?

  社保局:现在又归地税局管了

  戚市长:(问代表们)现在归地税局你们知道吧。

  代表们:知道,地税局也去了,他们刚接手,什么也不清楚。

  戚市长:老事,新单位接手,现在由新单位理清,社保局已经没有这个职能,由地税局拿出具体意见和办法,行不行?

  代表们:社保局应尽快把职工材料移交过去,我们去地税局,他们说材料没有移交, 不知道怎么弄。

  程代表:那谁来负责这个事?地税局谁负责呢?

  戚市长:这个我们有专门督查队长,由督查队负责。

  董俊霞:但还有个问题就是职工自己垫付的,是不是满一年时效,就无法再向企业追回,就过了时效......

  信访局:你们正在主张自己的权利,并没有放弃,不存在一年的时效

  董俊霞:这个问题社保局转交资料时应该从2016年5月开始不报销时计算,不应该自己垫付了就不管了。

  戚市长:这个问题就由地税局理清并负责,我们会督促办理,他们会和你们联系的,好吧?先这样吧......

  代表们表示同意。......

  信访工作人员:今天市长批由地税局负责,下午上访材料转到地税局,具体进展和他们联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