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政府使诈让受害方撤诉、引出案中案 法院判决存在瑕疵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8-01-31 20:33     点击:

  本网讯(记者 唐云立 张一峰 报道)本社报道《合肥市、区两级政府动用“公权”巧立名目抢夺土地》一文后,引发网友广泛关注。2014年9月合肥市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非法强占他人土地30亩一案,被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告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后不敢面对法庭,而是由开发区政府法律顾问参加诉讼,由此引发了受害方强烈质疑。

  开发区政府使诈

  让受害方撤诉、引出案中案

  2015年2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合肥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简称:太古可乐公司)侵权一案进行第一次开庭,令原告方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感觉奇怪的是:被告没有做出任何举证,而是开发区政府法律顾问林超到场充当代理人,法庭上林超声称建设工地与太古可乐公司无关(由此证明侵占30亩土地行为是政府背后指使所为),庭审后法庭庭长转达开发区管委会的意愿进行调解解决此案,并有诚意写承诺书来达到原告方的意愿。但这一行为事后证明:被告方同政府一同欺骗原告撤诉,最后玩起法律游戏来拖延时间达到侵吞他人全部土地的目的。

  (一)“一纸空文的承诺书”成为原告主张权利的绊脚石

  2015年3月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与太古可乐公司土地侵权一案,在开发区政府区委书记姚卫东的策划下由中间人周某出面,和省领导沟通协调、担保的情况下,由周某代理替代开发区政府写下了承诺书!(附件)

  

  恰恰是这份承诺书让原告方相信了!他们在法院撤诉,但却给他们今后维权的路上设下了障碍,原因是:开发区政府玩的是骗人手段,并没有兑现所有的承诺,相反给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这起土地侵权案中成为了说词,太古可乐公司却名正言顺的侵占了30亩土地,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的追责,这背后支持违法行为的就是市、区两级政府相关领导充当起了保护伞。

  (二)维权路上障碍重重

  2015年6月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再次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太古可乐公司侵权,直到12月开庭,开庭后法院没有调查取证,无视原告自2007年即对涉案土地合法拥有使用权(合经开国用(2007)第103号),无视原告诉讼主体仍然存在,无视太古可乐公司侵权违法在先侵占土地在先等事实,做出以涉案土地于2015年11月被拍卖为由,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裁决。

  此裁决是完全错误的无稽裁决!原告不能接受这样违背事实且没有法律依据的裁决,并依法于2015年12月20日上诉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10月26日做出发回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的裁决。发回重审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14日第一次开庭。

  在历时33个月的诉讼过程中,被诉讼三方始终没有提供任何与案情相关的证据,如:被侵占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证、规划许可证、建设施工许可证等相关证据。虽经原告方一再申请,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始终没有依职权调取任何证据。且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三方只有一名开发区律师出席。

  有据可查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原有100亩土地使用权,直到2016年1月才被变更,使用人为海恒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开发区的全资子公司),那么在变更之前土地所有权仍然为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30亩土地侵权案过程中是否存在不公正的判决,公众自有定论。

  (三)法律界人士明确指出:法院办案存在瑕疵!

  合肥环冠华生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土地被太古可乐强行霸占一事,在京法律界人士明确指出:这个事件是借用“公权”干扰司法公正,政府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的承诺,使原告撤诉,之后不履行承诺,迫使原告二次起诉,法院借用案中案的判决有了说辞,使得太古可乐逃避了法律的追责。

  案中案中出现的一系列的违反法律的行为,如:案件未审先裁,当事人提出要求仲裁员与本案有关联的人回避,一方当事人未按合同条规定违约,威胁一方当事人签字等合理的诉求,合肥市中级法院对当事人的合理诉求不予采纳,用案中案使受害人失去了所有的土地权益。

  因为合肥环冠华生生物工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土地被太古可乐强行霸占一事,与其他案件不发生关联。土地变更使用权是在2016年1月发生,所以这起案件应该是两起法律概念。

  仔细分析阅读该案的卷宗,刘健所属公司所遭遇的这起强占案事件本身背后有政府官员参与。姚卫东作为一级领导采用报复的行为,动用职权伙同合肥市政府市长等人,把已确权的土地强行盗卖,导致刘健多年来奔波在上访的路上。根据国务院规定,新官要理旧账。目前,此案已成为悬案,无人受理。合肥市人民政府对前一任领导所遗留的错误应该怎样进行追责?来保护港商的合法权益,应引起人们的深思?

  记者将继续关注。

  【附:受害人港商刘健的自述】

  我是一名爱国侨胞,系华人华侨生物科技领域拓荒者之一,历经了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产品开发、企业创立与管理、生物园区建设、项目孵化与投资、市场营销的生物科技链条全过程;1998年受邀回国创业,并为中国的生物产业发展做出了贡献。2006年受时任合肥政府的邀请,到合肥投资建设生物科技园。经艰苦拼搏,园区已初具规模,价值1.63个亿且只需月余便可以投入使用。

  虽励精图治,企望报效家乡,却遭到了上届合肥市主要领导及其滥腐集团索贿无果后之凌暴,从怀揣雄厚资金和高新生物技术,到倾家荡产,举债伸冤,无立锥之地,甚至惨遭覆巢灭顶之灾!他们一手遮天,肆意妄为:授意政府部门并操纵公检法,构陷“土地闲置”案、勾结太古可口可乐公司违法强霸我们合法土地、假用无良律师违规担任仲裁员制造违法仲裁、串通公检法舞弊强霸资产!同时,他们共同编造虚假事实,欺下瞒上,阳奉阴违,使冤情无法走出安徽,上达党中央;更有甚者,为了彻底灭我们的口,他们动用公安刑侦以莫须有的罪名传唤羁押,利用黑社会悬赏五十万提供我的个人信息扬言灭口,致使个人财产乃至生命安全时时受到威胁,命悬一线!

  我们是在合肥市经济大开发大开放的环境下,受合肥市政府邀请投资建设生物科技园。工业园是按照生物技术产业发展规律与特点设计的,并充分体现了科技创新,机制创新和理念创新的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园区设计建成后,每百亩投资密度会高达6亿元以上,可带来批量生物技术项目落户,汇集数以百计的高级人才,创造单位面积高产值和高税收,大量的高质量就业岗位,并用一种全新的模式为合肥市通过市场化与国际化手段,招商引资和招才引智。项目得到了时任省、市领导的高度认可和大力支持,并拟落户在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南艳湖边上。后由于种种原因,土地始终未落实。直至2009年经开区政府换届,新任管委会主任姚卫东在索贿无果的情况下,推翻了上届政府的承诺,无视投资协议,土地由300亩缩减成100亩,乃至要强行收回土地。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向时任合肥市委书记做了书面汇报,项目得以保留。但是,我们却被认为是向领导“告状”了!在之后的项目建设中,各种打击报复,设置重重障碍以达到挤走我们的目的。

  本已通过立项环评的绿色生物科技项目,被要求重新立项环评,拖延开工时间八个月之久;不供水不供电(投资协议规定七通一平,但实际连三通一平够不具备);散布谣言,吓走投资人;挑唆威压建设工程承建方工人闹事;伙同当地黑社会,索要工程款的高额利息,等等,一系列卑劣手段,千方百计阻挠施工,企图将我们挤垮、挤走。直至2014年8月18日,吴存荣、张庆军、姚卫东等贪腐集团,终于按耐不住,不顾我们的再三申诉,指使开发区管委会政法委书记汪帮玉亲自指挥的公安城管反向指法!市长张庆军、开发区书记姚卫东等省市各级领导为合肥太古可乐开工典礼上站脚助威!公安、城管保驾护航,强行在非法强占土地上开工!开发区重点局为太古可乐非法建设鞍前马后,公然“制造”伪证!太古可乐在明知自己违法的情况下,无视国土资源部停工的勒令,不顾自己的“世界守法公民”五百强企业形象与政府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公然践踏国家法律,一意孤行进行违法建设!至今一刻都没有停止!其背后交易之肮脏可见一斑。

  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将太古可乐告上了法庭!但令人唏嘘事情还在后面。

  在原安徽省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的庇护下,张庆军、姚卫东等人为了掩盖其违法“盗卖”30亩土地给太古可乐的犯罪事实,设计一系列圈套,恶意构陷,挑唆承建方恶意缠诉,串通合肥仲裁委不顾承建方瑶海建筑违约在先,恶意停工、怠工事实,并利用与此案有严重利益冲突的仲裁员,做出了违法仲裁。后授意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无视仲裁程序与实体均存在严重问题的事实,驳回我公司撤销仲裁申请并做出了民事裁定书,强制执行违法仲裁,强行拍卖。为了给拍卖争取时间,张庆军、姚卫东等人通过中间人,使用欺骗利诱下作手段, 指使法官通过律师转告我们,开发区愿意和解,希望我们考虑;同时,委托中间人传话,表示开发区愿意就可乐侵权做出赔偿(土地价值按170万一亩赔偿及两年的利息),并对之前种种错误行为做出补救(有中间人承诺书为证);希望我们撤诉,撤诉后一周内就侵占予以补偿,勒令霸占工地的承建方撤场,所有政策开绿灯,支持我们建设。天真善良的我们又一次被欺骗。于是合肥市中院没有调查取证,无视强占之事实,终以涉案土地于2015年11月被拍卖为由,驳回我们诉讼请求的裁决。并将我公司时值1.63个亿的100亩土地及土地上50000万平米的地上建筑(完工近90%),拍卖过程中暗箱操作恶意流拍,最终以7000万的低价拍给了开发区全资子公司--海恒投资公司。

  我们不能接受这样违背事实且没有法律依据的裁决,上诉。安徽省高院于2016年10月26日做出了撤销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指令合肥市中院审理。至今,杳无音讯。

  更有甚者,合肥市土地局司法处张处长在被迫于2015年7月17日接访时,明确表示:“你们是合法的,太古可乐是违法的!但是,我们执法不了,我们级别低,你们要找个“三品”官出来管管。如果你们对接访结果不满意,可以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直接去告我们。”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将太古可乐告上了法庭!呜呼哀哉!这还是党领导下的政府吗?这个社会还有公平和正义吗?!权力代替法律,正如开发区政法委书记汪帮玉在接访中威胁:“你们不懂规矩!我们要想弄你们走,有的是办法!”其险恶用心昭然天下!不仅仅要强霸我们的财产,置我们于死地,甚至欲从生命上消灭我们,以彻底掩盖其“罪行”使我们万劫不复……面对强权一手遮天的“家天下”,我们的冤屈在省内已无处可申!这样的投资环境,这样对待海归高科技创业者,这样打击爱国赤子之心,情何以堪?!公理何在?我们的权益仍旧被侵害?!法制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编者案:

  发生在安徽省合肥市这起土地抢夺案,是典型的贪腐强权下强取豪夺的行为。受害者刘健作为港商来投资是受合肥市政府领导的邀请,为发展地方经济做贡献理应受到善待。

  港商巨额投资后演变成血本无归,甚至人生安全受到威胁,最后含泪而弃,造成这一严重的后果是谁造成的?当事人心知肚明。新的一届领导班子否认上一届领导的工作做法,推翻原有的方案、从头再来!受害方稍有不从就给“小鞋”穿。刘健就是例子!

  先是官方勾结商家搞小动作侵占土地,而后动用“公权”阻止港商维权,动用公安传唤当事人,以了解情况之名进行恐吓,逼迫受害一方退缩。

  然后让一方商家和投资人有经济矛盾的人出面上法院告状,把整个事件搅乱,逼迫投资方无暇顾及经商,整日奔波在法院和政府各部门进行维权。

  这时候又是官方人员出现给法院施压、故意错判,逼迫投资方走司法程序为侵权赢得时间,最后达到官商勾结侵权行为获得成功。

  习主席曾多次在国家重要会议上讲:“想发财别当官、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给各阶层的领导敲响了警钟。

  近年来,在全国各地市经常发现因招商引资引发的经济纠纷,合肥市这起案例充分说明,因为港商得罪了某位官员,就导致了投资受阻,投入资金打了水漂,最后达到告状无门的状态。曾经地方政府笑脸相迎、热情待客的情景现在变的荡然无存,最后演变成“关门打狗”投资商成了“受气商”!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政治方向的转变、人们思维方式的进步,依法治国的春天已经来临,各级领导干部应该转变工作作风,让老百姓真正的感觉到依法治国春天般的温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